当前位置:会员之家>会员动态

感动交通 | 吉林:锚碇千米桥 砥柱百年业

日期:2019-03-26

人生的际遇总是很奇妙。谁能想到,兜兜转转20年,他从江苏泰州大桥有限公司又调回江苏扬子大桥股份有限公司,回到了这个最初建桥的地方。


“这说明我和江阴大桥缘分未尽。”江苏交通控股有限公司长大桥总工程师、江苏扬子大桥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吉林告诉记者,1994年他调入江阴大桥建设指挥部(扬子大桥公司前身)从事设计研究及工程建设工作。5年的学习和积累,为他日后建设润扬大桥和泰州大桥做了大量技术储备。此后,吉林便开启了一段与江河为伴、与跨江桥梁为伍的不凡人生。



微信图片_20190326103541.jpg

吉林(后排右二)在江阴大桥监控指挥中心查看交通状况



01

勇攀高峰

挑战世界级建设难度


  泰州大桥是吉林建桥作品中的一个经典。这座世界首座千米级三塔两跨悬索桥,开创了多塔连跨悬索桥建设新时代。通车6年来,大桥总体状况优良,桥梁结构安全,主桥桥梁技术状况评定一直处于一类,道路优良率常年保持在100%。这些骄人成绩的背后,离不开吉林在泰州大桥11年的心血,也离不开他在江阴大桥、润扬大桥的积淀。


  时间回到上世纪90年代初,江苏省陆续规划建设了一批跨江大桥,其中江阴大桥是我国大陆首座、世界第四的千米级跨径桥梁,润扬大桥是当时我国第一、世界第三的大跨径悬索桥,泰州大桥是世界首创千米级跨径的多塔连跨钢箱梁悬索桥。


  对吉林来说,能够参与这3座特大跨径桥梁的建设,何其有幸。


  在江阴大桥科技攻关工作中,吉林重点参与了“江阴大桥北锚碇基础与地基土共同作用及稳定性和工程对策研究”,获得2001年江苏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2000年,即江阴大桥通车后第二年,润扬大桥开工建设,吉林任指挥部现场总工程师。润扬大桥悬索桥北锚碇有“神州第一锚”之称,基坑开挖深度近50米,外面是湍急的江水。如果负责支护的地连墙抵抗不住外面巨大的水土压力,坑内所有人将无路可逃。原交通部部长黄镇东曾说:“开挖润扬大桥北锚碇基坑,几乎等于是把脑袋系在裤带上。”


  巨大的水头差使得支护结构产生肉眼可见的大变形,工人吓得不敢施工,中国交建总工程师,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总经理、总工程师,时任施工单位项目经理的林鸣就搬个小板凳坐在基坑里陪着。而在基坑上方,吉林和几位技术人员都守在那里,实时进行数据监测。


  “这是极高的要求,而且决不允许失败。如果真出事了,谁都跑不掉。”吉林告诉记者,他们根据工程实际需要,超前组织,针对成槽、防渗、地基摩擦等问题,有针对性地开展了几十种试验,计算了成千上万的数据,分析基坑的安全稳定性。“通过汇算研判,基坑开挖是安全的,对此我们有信心”。


  润扬大桥通车时,林鸣和小板凳的故事上了央视《新闻联播》,一时间,林鸣“定海神针”的称呼家喻户晓。林鸣告诉记者,大家不知道的是,给他定心的正是吉林等专业技术人员对坑底安全的反复论证。


  锚碇是悬索桥安全稳定之根本。江阴大桥、润扬大桥的建设经历,就像锚碇一样,为吉林建设泰州大桥打下了牢固基础。


  2006年,吉林奔赴泰州大桥项目任建设单位总工程师。为最大限度地减少对长江航道的影响,并为桥下水域提供长远的发展空间,大桥创新采用三塔两跨式悬索桥设计,此结构形式可节约工程投资1.53亿元。


  特殊的结构形式,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吉林带领建设团队相继攻克了8项关键技术难题,创造了2×1080米特大跨径、200米高纵向人字形钢塔、中塔水中沉井基础入土深度、W形主缆架设长度、两跨悬索桥钢箱梁同步对称吊装5项世界第一。


  与此前江阴大桥、苏通大桥、润扬大桥建立在群桩基础上不同,泰州大桥采用沉井基础,其中北锚碇沉井要通过4次下沉,使下沉深度达到58.5米。每次下沉都困难重重,吉林带领建设团队,联合设计、施工等单位针对工程重难点召开了一系列技术分析会,仔细研究并优化施工方案,并委托河海大学、南京水利科学院组织科技攻关,最终实现了沉井以完美姿态下沉到位,下沉精度、速度创造了国内新纪录。


  通过5年的建设,江苏也通过泰州大桥收获了一大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前沿技术成果,项目先后获得英国结构工程师学会“卓越结构工程大奖”、国际桥梁及结构工程协会“杰出结构工程奖”、国际咨询工程师联合会“工程项目优秀奖”等重大国际奖项。


  荣誉来之不易,离不开先进科学技术的支撑。吉林说:“我们对科研非常重视,也取得了一系列成果,对后续项目的推进具有极大帮助。”吉林作为第一负责人承担的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中间塔关键技术研究”课题,在国际上首次解决了多塔连跨悬索桥“中间塔效应”关键技术难题;研发的“钢塔大断面节段制作和水平预拼装、深水大体积沉井基础定位控制下沉技术”、国产S形钢丝缠丝机,经鉴定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江阴大桥、润扬大桥、泰州大桥这批世界级桥梁的成功建设,在国际桥梁史上烙下了江苏印记,也为中国迈向桥梁强国增添了光辉的标签。正是无数像吉林一样的路桥人通过一次次攻坚克难、一次次挑战极限、一次次创造奇迹,在中国迈向桥梁强国的进程中,走出了一条追赶和超越的道路。那一次又一次刷新的跨径纪录和创下的建设纪录,又何尝不代表着中国桥梁发展水平,何尝不反映出一代桥梁人的精神高度。


微信图片_20190326103549.jpg

通车以来,泰州大桥总体状况优良,桥梁结构安全



02

从管养反思建设

探索长大桥梁运营风险防控


  97.37分!2018年9月4日,当泰州大桥以综合评分97.37分、工程质量等级优良,顺利通过交通运输部组织的竣工验收时,时为江苏泰州大桥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的吉林高兴却不意外,因为他和团队始终认真管养,把日常工作做到位了。


  泰州大桥不仅是吉林建桥作品中的一个经典,也是他从建桥转型到养桥的职业生涯的起点。大桥建成通车后,吉林转任江苏泰州大桥有限公司总经理。在此后的6年里,吉林潜心特大跨径桥梁养护管理研究,在他看来,从事大桥的建后管护工作更重要。


  泰州大桥公司管养里程近100公里,管理技术难度大,技术要求高。6年来,只要没有特殊的事情,吉林两三天就会上桥跑一趟,他熟悉桥上每一个构件,清楚管段每一处重点,认识基层很多员工。但在大桥开通之初,很多基层员工并不认识董事长,却认识一个熟悉的陌生人。“隔三差五总来我们这儿,估计最多就是个小领导,每次来到处看到处问。”大家私下这样猜测,谁也没想到他是公司“一把手”。


  为积极探索同类桥梁养护经验,努力打造一流养护品牌,吉林系统梳理了泰州大桥运营过程中可能面临的重要技术问题,邀请国内外桥梁专家对大桥运营阶段技术性能发展变化趋势和需要关注的重点进行研讨,按病害可能出现的轻重缓急和时间顺序,超前谋划、集中攻关,进行技术储备。他主持修订了《公司科研项目管理办法(试行)》,带领团队编制《泰州大桥未来10年科学养护管理规划方案》和《2013—2020年科研规划大纲》,并先后完成了泰州大桥长大桥运营安全风险防控与示范、主桥钢塔防火、三塔悬索桥钢箱梁重点部位疲劳裂缝预防性养护维护关键技术等课题的研究,有力提高了泰州大桥管养水平,并为打造路桥营运风险防控示范工程描绘了“泰桥蓝本”,填补了该领域运营安全风险管理的空白,项目获2018年度中国公路学会科学技术一等奖。


  思路领先,标准先行。吉林1993年在日本研修时获知日本桥梁的使用寿命竟然是150年,这深深震撼了他。从此,他立下志愿——希望能探索中国桥梁管养之路,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吉林汲取20多年建桥经验,带领工程、养护技术骨干持续推进《

?